没有发布会,也没有“滴滴想念顺风车”的论调包围舆论场。11月6日,滴滴出行在手机App端低调宣布顺风车“归来”。

  在滴滴下线顺风车之后,高德、携程等品牌亦随即关停相关服务,整个行业似乎驶入了“冬天”,但今年以来,整条赛道开始慢慢“升温”。

  先是1月25日,阿里系哈啰出行正式上线顺风车,此后它还推出了5亿元“顺风绿色出行基金”。另一方面,得益于阿里生态的内部协同,一度有消息称,钉钉在“钱包”中上线“职场顺风车”入口,实际运营方为哈啰顺风车,业务处于内测阶段。哈啰出行方面对此表示不予置评。

  2019年6月,高德则被传出开始在广州和武汉招募顺风车车主,或将上线顺风车业务。对此,高德方面曾回应称:“高德公益顺风车确已开始部分城市招募车主,计划近期上线试运营。高德公益顺风车将坚持不抽佣、不营利的真公益真顺风模式。”

  在此之前,2018年3月27日,高德地图也曾宣布正式进入共享出行领域,并推出0佣金的顺风车业务,首先在成都、武汉等地上线。

  对于哈啰的重金投入,及高德顺风车的重新上线,有业内人士表示,其主要是想在滴滴顺风车恢复之前的“窗口期”,恒达注册首页-恒达app尽可能争取更多用户。而随着滴滴顺风车的重新上线,势必将对其对手造成竞争压力。

  “从市场需求而言,用户对于顺风车的回归上线期待度还是比较高的,只要滴滴顺风车能成功上线,相信会有不错的用户回流。”电子商务研究中心分析师陈礼腾表示。

  此外,也有观点认为,在经过安全、合规整改后的顺风车,或已不如当初那般“好用”。即便是柳青也在今年7月的发布会上直言,“有可能在做一款最难用的顺风车产品”。在此背景下,顺风车后续表现有待观察。

  “乘客两端增长引擎”是关键。快车订单主要还是给用户提供市内出行的解决方案,这就决定了其无法覆盖长途的跨城出行场景,既无法获得这部分增量用户,完善出行场景,也无法通过顺风车这个“点”去完善出行的“面”,从而给其它品牌创造机会。

  在滴滴顺风车下线的一年时间里,且不谈高德、哈罗、曹操、嘀嗒这些全国性的品牌均加码顺风车,单说长途顺风车这一领域就有大批的涌入者。相关媒体报道,仅仅一个月的时间,武汉就有20多个品牌涌入了城际市场。

  可以说,顺风车是滴滴不可缺失的一部分,属于防御性产品。柳青曾公开表示,只有满足了顺风车的需求,滴滴才能无懈可击,不给其它品牌机会。

  不管是顺风车也好,快车也罢,既然是生意,那就有它的价值所在。目前,各个品牌主打“不抽成”的具有“公益”属性的顺风车背后必有它的逻辑——增加市场份额、收集用户信息。

  对于高德、曹操出行而言,更渴望实现单点突破,而对于滴滴这样完整的出行“面”而言,顺风车更大的价值在于不能缺失的防御性,进而防止被单点突破。

  目前市场上的几个顺风车品牌,已经具有了一定的口碑和市场,滴滴重启顺风车后想恢复之前的优势,恐怕有一定难度。但综合市场行情及品牌价值,以滴滴的体量,重回巅峰其实并不算难。

  为了回归市场,滴滴做了诸多努力——一年间迭代了17个顺风车版本,优化了302项功能......滴滴总裁柳青也反复强调:“没有100%的绝对安全,但滴滴会付出100%的努力。”由此可见,滴滴这次认真了。在离开的这段日子,曾经引以为傲的用户基数、品牌优势逐渐被后来者所吞噬。想借顺风车重塑品牌形象,提高品牌价值,就要比其它品牌做得更好——在注重安全的前提下,提供更好的服务。

  如此看来,滴滴回归顺风车绝非一路平坦,曾经的辉煌荡然无存,那既然重新开始就不如从“心”开始。究竟滴滴的这次赌博式复出值不值得?会不会从此开启品牌发展的新篇章?最终的结果,还是市场和消费者说了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