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城外圈联合演员高露为某女装品牌筹备的第一场电商直播结束后,该品牌负责人看着交易数据又惊又喜:“并且还不断有粉丝进来看回放下单购买”。最终此次直播数据出炉,观看人次超过10万,直播间新增关注8000+,单天交易额达245.4万!城外圈联合明星与女装品牌首次合作的成绩,令众多品牌不禁好奇,电商直播台前幕后的运营又有怎样的方法论呢?

  在2019年,关于电商有两个最火热的词,一个是网红直播,一个是私域流量。而电商直播,既不能简单理解成网红经济的延伸,也无法一概而论为社交导购的变种。电商直播提供了一种全新的带货营销模式,用户更为心甘情愿买单。

  通过构建 DMP,城外圈已沉淀积累了丰富的品牌消费者数据资产,并基于多个功能模块实现多维度数字化营销,为电商直播数据营销应用打下了坚实的基础。并基于积累的大数据,结合自身业务特性,城外圈不断开拓丰富网红明星资源,探索多维度的数字化营销场景,切实提升营销效率与ROI。

  这是资源整合的时代,用户对于货品深度和广度的需求就像供应商对主播们的需求一样强烈。数据交流和资源整合非常重要。在这一过程中,品牌与明星达人之间的交流、协作,可以提升购买转化率,而城外圈正是通过整合网红、平台、供应链等资源,进行线下线上的电商直播生态建设。

  在一个新型的商业营销渠道,会成长出新的品牌。对于大多数品牌来讲,高效率直播活动搭建能力、用户导向选题能力、明星网红搭配能力、百变玩法能力、整合渠道资源的能力都无法做到十分全面,相反,这是城外圈成熟的电商直播解决方案技术优势。需要强调的是,如果只有品类无品牌,在高饱和竞争的战场,对于企业来说,选择成熟可靠的电商直播平台,都是增加溢价的方式。

  直播和短视频两种形式是卖货的搭配。用短视频做种草,直播做即时转化,短视频做长尾转化。如果品牌将传播思维植入到产品策划中,根据直播和短视频中的特点反推制造网红产品,打出差异化,找到合理的货品定价区间,可增加产品的网红爆款几率。

  电商直播的快速发展深刻影响了企业的生存发展模式,尤其在产业互联网时代,流量红利天花板展现,从获客引流、销售转化、业绩增长到市场营销、品牌建立,企业的需求发生了质的改变,这也相对刺激了直播从单纯的直播平台到电商结合直播营销的升级转变。

  城外圈作为国内电商直播营销平台代表,对全渠道资源的精准掌握,再通过直播场景中特有的实时互动持续做客户触达,最终通过大数据服务中心智能化分析和精细化运营,达到品牌海量曝光目的。这种帮助品牌洞悉用户标签、用户喜好,打造以用户需求为中心的营销策略,更加高效且全面地管理品牌全生命周期,持续挖掘用户价值,最终建立以公私域流量、用户口碑为核心的电商直播方式,不仅在当前市场环境下极具先进性和竞争力,也代表了未来电商直播的重点发展方向之一。

  城外圈目前已累计签约560+主播、深度合作主播达到1500+,网红流量资源更是突破1亿+。已成为直播平台S级MCN、品牌靠谱供应商,并成功举办无数场品牌电商直播活动,面向品牌、签约红人以及用户从社交土壤+国民流量+原生电商场景的直播生态,助力社交红人快速成长变现,帮助品牌更好的在快手、抖音等社交渠道完成品牌曝光、私域流量沉淀及品牌热度提升。

  与此同时,城外圈与众多直播平台合作的品牌营销阵地爆款制造也升级而来。双方将在流量、数据洞察与分析、电商交易等多场景完成合力,以融合升级的流量资源、营销能力、技术储备及定制服务,为品牌提供从直播前、直播中、恒达注册首页-恒达app直播后的流量获取、种草推广、交易转化及公私域流量运营等全方位营销解决方案,构建品牌与用户之间的美好连接,实现电商直播智慧增长。

  未来的一切交易或将都是直播推动,当传统电商流量和平台红利逐渐见顶的时候,电商直播却为我们展现了另一种完全不同的景象,全域裂变与直播的碰撞、明星红人价值的重塑、MCN发展的思考、自媒体变现的创新、场景的解决方式,都可能带给电商直播模式的不断更新迭代,只有深度掌握电商直播的“产品IP+场景IP+人物IP=品牌IP”的核心,才有可能做到城外圈高效直播推广效果,搭建品牌长效营销阵地。

  11月6日晚,南京珠江路地铁站内一名男乘客在乘坐扶梯时突然晕厥,南京市第一医院三位医务工作者黄昊、焦杰和高俊杰发现这一幕,立即对男乘客进行抢救。

  今年3月13日,韩顺军在侦办案件过程中突发急性胰腺炎,恒达注册首页-恒达app经全力抢救无效于3月18日牺牲,年仅33岁。

  11月6日晚,蔡依林转发了和王俊凯对唱情歌《心引力》的视频,并配文称:“其实特别爱唱这类曲风~ 扎实拿下婚礼歌手宝座, 可好?”

  11月5日深夜,两架从菲律宾起飞的包机先后降落在陕西西安咸阳国际机场,恒达注册首页-恒达app301名电信网络诈骗犯罪嫌疑人被陕西省公安机关押解回国。

  41岁的冉景清是酉阳苍岭镇大河口村的驻村。10月16日凌晨,冉景清在加班间隙,提前写了一些当天的日记。凌晨3点,冉景清忽感不适,就着办公桌“眯”一下陪大家。可他这一“眯”,就再也没有醒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