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靠衣装马靠鞍,在道路上经常可以看到一些车主给自己爱车“做美容”。广东东箭汽车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东箭科技”)就是这样一家生产售后汽车改装材料的公司。

  2019年5月24日,东箭科技在证监会披露招股说明书,宣布冲刺IPO。招股书显示,公司本次拟募资5.01亿元,九成用于智能制造升级建设项目,扩张产品产能。

  不过,财经网发现,近年来公司产品销量并未大幅增长,一旦未来销售不及预期,或将埋下产能过剩的隐患。除此之外,公司账上并不缺钱,现金流较为充沛,报告期内还分配现金股利5.74亿元,公司完全有能力腾挪资金进行产能扩张。

  “当国内汽车保有量无法普及到80%时,改装对人们来讲还只是一项简单的爱好,而并非事业”。东箭科技实控人马永涛曾断言。

  截至2018年,虽然我国汽车保有量呈现强有力的增长达到2.4亿辆,但是每千人汽车保有量与80%的比例相差遥远,仅为17.22%。相比较来看,2018年美国汽车保有量达到2.5亿辆。其中,千人汽车保有量达到790辆,是中国的4倍之多。

  在国内改装行业起步较晚,改装即“烧钱”的潜意识下,马永涛将目光瞄向了国际市场。报告期内,东箭科技外销收入分别为8.12亿元、9.07亿元、10.37亿元,占当期主营业务收入比例的 61.40%、60.50%、65.26%,占比相对较高。

  外销模式下,公司不可避免地会面临着地缘政治、汇率、贸易政策等一系列不可控风险。但与一般外贸企业不同,ODM 销售模式风险或更值得公司关注。

  报告期内,境外ODM客户是公司第一大客户类型,收入分别为 6.21亿元、7.18亿元、8.23亿元,占比在 50%左右,公司产品销售对其存在一定依赖性。

  与此同时,在ODM模式下,公司并不能贴上自己的品牌,终端消费者也不能直接获取产品信息,企业性质类似于“代工厂”,对下游议价能力较弱。即使被生产成本上涨施压,公司产品售价也不能轻易提高。

  以贡献公司营收占比60%左右的车侧承载装饰系统产品来看,20162018年,受五金原材料价格上涨等因素影响,车侧承载装饰系统产品每套单位成本为332.55元、338.25元、346.06元,逐年递增。

  但同期公司车侧承载装饰系统产品的单位售价为606.11元 、598.8元、598.57元,呈小幅下滑,拖累该产品毛利率由45.13%降至42.18%。

  不止如此,随着小规模、低价竞争厂商自2017年起逐渐增多,公司也相应调整了定价策略,在一定程度上降低了部分产品售价。产品技术含量不高、再加上市面上同质产品较多,公司的品牌议价能力严重不足。

  以公司车载互联智能机电系统产品来看,20162018年,车载互联智能机电系统产品的单位售价为2488.35元、1541.03元、1417.04元,相应的单位成本为1126.13元、864.89元、804.04元,单位售价与成本均有明显下降。但是,因该产品单位售价的降幅大于单位成本的降幅,致其毛利率由54.74%降至43.26%。

  整体而言,ODM销售模式下,企业无法将成本转嫁给产业链下游贴牌方,最终报告期内,公司主营业务毛利率分别为 41.14%、39.68%、恒达注册首页-恒达app38.60%,出现了小幅下降。

  公司本次募投资金主要用于产能扩张。不过,财经网注意到,近年来公司产品产能利用率较为稳定,保持在八成左右,募资新增产能或存过剩风险。

  从本次募资的分配来看,九成用于智能制造升级项目。该项目拟投资总额为 4.52亿元,主要用于建设厂房及配套宿舍设施, 购置先进的生产和检测设备,其中建筑工程费 2.54亿元(含土地使用费约 5300 万元)、设备购置费1.12亿元。

  在该项目正常建成达产后,将年产车侧承载装饰系统产品37.88万件、车辆前后防护系统产品29.11万件、车载智能机电系统产品37.02万件、车顶装载系统产品4.05万件、车辆其他系统产品0.7万件。恒达注册首页-恒达app

  这相当于,在公司现有主要产品的产能基础上,募资扩产分别新增了32.38%、41.59%、185.10%、31.15%的产能。

  不过,一个不容忽视的事实是,近年来公司主要产品销量并未大幅增长。此外,产能扩张近两倍的车载互联智能机电系统产品的销售额还出现了下滑趋势。

  如下表所示,2018年公司主要产品销量增长率分别为7.62%、9.17%、14.69%、-7.33%。同时,车载互联智能机电系统产品的销售额增速同比下降了0.91%。

  这不得不让人担忧,一旦公司募资产能销售不及预期,或将为公司埋下产能过剩的隐患。

  对此,公司也在招股书中提示了产能扩张的风险,“项目达产后,公司仍存在由于市场需求变化、竞争企业产能扩张等原因而导致的产品销售风险”。

  如此看来,公司的扩产需求似乎并不迫切,仅以此为由谋求上市恐难以说服发审机构。不止如此,财经网还发现,公司有足够能力腾挪资金,进行上述募投项目建设。

  报告期内,公司资金流动性充足,并不缺钱。货币资金分别为2.05亿元、4.71亿元、3.59亿元,占流动资产的比例分别为26.38%、41.13%、32.55%;经营活动现金流量净额持续流入,分别为0.85亿元、1.22亿元、2.44亿元。

  令人感到不解的,不止公司的募资必要性,还有上市前夕子公司的两起“突击收购”行为。

  2016年11月15日,东箭科技子公司广东维亿企业管理有限公司(下称“广东维亿”)与中科华瑞相关方签署股权转让合同,约定王辉将持有的中科华瑞 60%股权(出资额300万元)以2100万元转让予广东维亿。

  十日之后,11月25日,广东维亿再次发起收购行为,约定梓唯创富将持有的湖南梓唯60%股权(认缴出资额120万元、实缴出资额为0万元)以822.95万元转让予广东维亿。同时,广东维亿需按照章程规定完成该 60%股权的注册资本实缴义务。

  从两次收购金额来看,广东维亿均是溢价收购。因收购中科华瑞、湖南梓唯,东箭科技形成的商誉金额分别为1984.94万元、828.09万元。

  2018年,中科华瑞净利润仅为74.05万元,处于微盈状态。湖南梓唯因前期市场开拓进展相对缓慢,20172018年实现营业收入75.15万元、239.89万元,净利润分别为-320.01万元、-607.09万元。

  此外,因业绩增长不及预期,2018 年东箭科技还对收购湖南梓唯形成的商誉计提了414.34 万元的减值准备。

  既然标的业绩表现并不出色,为何广东维亿还要接连收购两家呢?更令人生疑的是,收购方与被收购方的成立日期相当接近。

  招股书显示,广东维亿成立于2016年11月4日,注册地在佛山;中科华瑞的成立日期为2016年11月11日,注册地在北京;湖南梓唯成立于2016年11月17日,注册地在湖南。

  不足半月之内,这三家公司分别在三个地点先后成立。同时,在广东维亿成立一周后,就先后发起了对中科华瑞以及湖南梓唯的股权收购行为。而中科华瑞、湖南梓唯则分别于成立之后一周左右的时间被收购。

  即便是在同一个注册地的公司,收购起来也要花费一些时间对标的进行考察,何况还是异地运营的呢?如此快速的收购节奏,不得不令人怀疑双方是否存在关联关系。

  对于上述疑问,财经网曾向东箭科技发送采访函问询,不过截至发稿前,公司尚未回复。

  IPO动态 苹果华为供应商矩子科技:继非法购买发票栽跟头,关联交易数据也出现问题

  双11大战在即!刘强东索赔10亿:京东天猫关键官司进展来了,原因竟是…

  变相承认“手机梦碎”? 格力公司章程拟删除电信业务 新增新能源相关业务,与银隆关系再次引人遐想

  有意与本刊合作者,有关合作事宜请与财经网联系。未经财经网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否则即为侵权。